在全媒体传播中推进新闻报道创新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2-15 10:14

  “逐梦他乡重庆人”全媒体大型人物故事寻访,历经一年多的实践,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果,也为新时期的新闻工作和主流媒体的改革转型,提供了很好的经验。阅听已经播发的作品,我认为这次活动的成功突出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共性主题,特色演绎。共性主题,是指全国各类新闻媒体根据党和政府新闻工作的需要,响应中宣部的“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大型主题,做同一个主题的新闻宣传。特色演绎,是指这一大型报道活动立足于重庆媒体的区域性定位,选择了地方化的独特视角,将新闻寻访聚焦于在他乡“逐梦”的“重庆人”,以系列人物报道契合国家所倡导的“中国梦”宣传主旨。

  已经寻访并报道的人物中,有名人和成功人士,也有普通百姓。这些人分布在世界各地和各行各业。他们在他乡追梦、圆梦的故事,具体而生动,让我们看到了重庆人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的精神。这些重庆人的故事汇集在一起,也是中国人为梦想而奋斗的缩影。这些作品以真实感人的故事讲述,激发起人们对自己故乡和祖国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这些报道,也让我们对重庆这个城市的风格、传统和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

  第二、以大手笔的策划和超常规的投入,获得了很大社会影响。这次寻访活动计划用两年多时间采访全球520名重庆人,是重庆新闻界近年来出动记者数量最多、历时最长、涉及国家和地区最多的一次大型采访活动。而且报道策划中提出了“全媒体寻访”的概念,采用了多种媒体联合报道的方式。重庆日报、重庆电视台、华龙网、重庆新闻APP、重庆日报官方微博微信等协同报道,电视、微信微博每天同步推出,各类媒体之间形成了合作和呼应。从报道的策划与组织来看,这是一次媒体联动的协同作战,难度较高,也展示了重庆主流新闻媒体的专业水平。现在报道活动进程过半,已经有了很好的社会影响,我在相关网站上看到,这一主题活动的新闻跟帖已经超过6.8万条,在微博中参与讨论的人数超180万人次,点击量超1.32亿人次。数据说明,这次人物寻访报道对提升重庆新闻媒体的引导力和影响力产生了良好的作用。

  第三,在全媒体传播中注重用户体验和互动,做出了以用户为本的积极尝试。对于重庆的各家媒体来说,这次新闻报道是媒体转型时期一次比较成功的联合演练,尤其在利用手机客户端、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方面有所作为,突破了以往单一做报纸、广播电视和网站报道的传统思路,对争取用户特别是年轻用户的关注下了很大工夫。比如,开展了“人气榜总榜”“人气周榜”投票及“最具人气报道”评选,组织开展征文大赛等活动,通过网友点题、网友投票的方式,让受众参与到内容制作中来,使得新闻内容的转发、讨论、分享度较高。记者在写稿时,也重视用户的需求和体验,以轻松有趣的方式,生动活泼的语言讲述故事。此外,这次新闻报道的推广和成果分享也有很好的设计与组织,如采播团队走进西南大学、重庆大学等高校,和新闻专业的学生们分享采访途中的故事与经验,让新闻实践成果直接服务于新闻教育。这些新的做法、新的探索对于推进当地媒体的转型和创新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首先,这一主题宣传活动以全媒体传播的新模式展开,通过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与协作,产生了单一媒体所难以产生的效果,也证明在目前的传播技术和媒介生态条件下推行“全媒体”战略的必要性。

  “全媒体”这个词很容易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对媒体形态的关注,引发了能不能“全”、该不该“全”等一连串的疑问。在实践中,确实也有不少媒体近几年来把战略重心放在媒体终端的开发和递增上,从办网站、办手机报、建户外视屏,到微博、微信、客户端等等新产品,投入巨大,但效果却并不能令人乐观。这种情况引发疑问:媒体形态的多样性是否真正增强了新闻媒体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在推行“全媒体”战略时,是否存在某些误区?

  我认为,“全媒体战略”的精髓其实不在于媒体组织建设成功多少传播渠道和终端,而在于如何借助各种可以利用的渠道和终端实现影响力与效益增长的目标。因为事实上我们已经告别了媒体组织能够控制新闻发布渠道和信息终端的时代。因为社会化媒体的兴盛,人们的信息交流包括新闻传播活动都能够脱离专业的媒体组织而自发运行。比如我们已经习惯了每天一早打开自己的手机,查看微信和朋友圈,这种基于人际关系形成的传播路径已经成为很多人接收外部信息的第一通道,信息传播的去中心化趋势越来越显著。在这种变化中,用户对于信息传受的控制权不断加大,每个人都会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信息网络,他们会不会关注媒体组织发布的内容,并乐意在微博、社交网站上分享这些信息,关键还是看媒体组织提供的内容是否对他们有价值。“逐梦他乡重庆人”的传播也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比如网友投票给某些被报道对象,如果不是被自己的朋友拉票,那一定是这个报道中的人物和故事真正打动了他,唤起了他强烈的共鸣或感动,他才会投票,才会主动推荐给自己的朋友或者点赞。

  近期国内外的相关研究都发现,新闻机构越来越依赖于社交平台。在我国,媒体纷纷开设了微信、微博、客户端,希望以新媒体取代日趋衰落的传统媒体,保持自己的影响力和市场地位。但是我们也看到,这种努力在很多媒体尚未取得真正的成功。为什么迟迟没有奏效?因为社交媒体的传播有与传统媒体不一样的逻辑和规则,在社交网络平台上,新闻传播是一种人人平等发言的交流和对话,媒体人在这种平台上并不比普通人更有话语权,而这一点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无论是传播理念还是话语方式都没有真正的改变,甚至简单地把传统媒体上的内容直接搬到社交媒体上,不善于设置让大家感兴趣的话题,也不擅长互动管理,最终还是没法吸引和留住用户。

  这也说明,推行“全媒体”战略最核心的任务是研究如何真正以用户为本,进行新闻内容生产。从新闻生产流程来看,以用户为本,不仅仅是重视让受众选题和接受他们的反馈,还要将新闻采集、编辑制作、播发的全过程向用户开放,形成一种合作生产和传播的新模式。这方面,还有待更多的突破和创新,如眼下备受关注的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等,之所以值得期待,就是因为借助于新技术,能让用户在传播中更沉浸地介入,获得更好的体验。

  从整体上说,目前我们看到的人物寻访报道还是新闻媒体主导的、以专业记者为主力完成的。人物报道作为新闻宣传的重要手段在我国一直受到重视,也产生过不少优秀的作品。但也要看到,新媒体环境中,人物报道和典型宣传也面临一些困境和挑战,因为信息来源的多样性、全民传播的新格局,让社会公众的分辨能力和认识能力不断提高,他们对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地持怀疑态度,网络传播中的各种杂音也会影响报道效果。所以,“逐梦他乡重庆人”要保持甚至提高影响力,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受众心理,充分考虑现阶段社会环境下人们的心理诉求,对人物的挖掘更加深入细致,对故事的讲述更加细腻和富有内涵,这也是提高新闻专业化水平的要求。

  在新媒体环境下,无论是“公民报道者”,还是政府机构、企业集团和社会组织,都已经通过社会化媒体成为新闻内容生产中的生力军,原本由职业新闻工作者承担的一些专业性的工作迅速转移到了社会化媒体的用户身上。这种变化迫使我们思考:专业化的新闻生产,如何才能区别于社会化的、自发性的内容提供?进而在众声喧哗中保持自己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答案只能是,专业化的新闻生产必须要重新确立自己的产品标准,这一标准必须高于其他机构或个人的内容生产水平。这意味着新闻媒体可能要放弃一些原本作为常态的工作任务,同时要增加原本没有做或者没有做好的工作内容。比如,在人物报道中能否通过更加深入的采访,挖掘出以往没有被发现的更有价值的内容?比如,能否借助大数据分析技术,更准确更及时地了解受众的反馈,对后续报道进行相应的调整或改进?比如能否进一步加强新闻传播过程中的互动管理,在与受众互动中更好地设置话题并加以引导?等等。这些工作大多是过去传统媒体的新闻生产中不曾有过或者重视程度不够,但新媒体环境中,却急待得到重视和解决的。我们期待重庆的媒体能够在“逐梦他乡重庆人”全媒体大型人物故事寻访的后续报道中有更多的突破和创新。

  “逐梦他乡重庆人”全媒体大型人物故事寻访,历经一年多的实践,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果,也为新时期的新闻工作和主流媒体的改革转型,提供了很好的经验。阅听已经播发的作品,我认为这次活动的成功突出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共性主题,特色演绎。共性主题,是指全国各类新闻媒体根据党和政府新闻工作的需要,响应中宣部的“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大型主题,做同一个主题的新闻宣传。特色演绎,是指这一大型报道活动立足于重庆媒体的区域性定位,选择了地方化的独特视角,将新闻寻访聚焦于在他乡“逐梦”的“重庆人”,以系列人物报道契合国家所倡导的“中国梦”宣传主旨。

  已经寻访并报道的人物中,有名人和成功人士,也有普通百姓。这些人分布在世界各地和各行各业。他们在他乡追梦、圆梦的故事,具体而生动,让我们看到了重庆人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的精神。这些重庆人的故事汇集在一起,也是中国人为梦想而奋斗的缩影。这些作品以真实感人的故事讲述,激发起人们对自己故乡和祖国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这些报道,也让我们对重庆这个城市的风格、传统和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

  第二、以大手笔的策划和超常规的投入,获得了很大社会影响。这次寻访活动计划用两年多时间采访全球520名重庆人,是重庆新闻界近年来出动记者数量最多、历时最长、涉及国家和地区最多的一次大型采访活动。而且报道策划中提出了“全媒体寻访”的概念,采用了多种媒体联合报道的方式。重庆日报、重庆电视台、华龙网、重庆新闻APP、重庆日报官方微博微信等协同报道,电视、微信微博每天同步推出,各类媒体之间形成了合作和呼应。从报道的策划与组织来看,这是一次媒体联动的协同作战,难度较高,也展示了重庆主流新闻媒体的专业水平。现在报道活动进程过半,已经有了很好的社会影响,我在相关网站上看到,这一主题活动的新闻跟帖已经超过6.8万条,在微博中参与讨论的人数超180万人次,点击量超1.32亿人次。数据说明,这次人物寻访报道对提升重庆新闻媒体的引导力和影响力产生了良好的作用。

  第三,在全媒体传播中注重用户体验和互动,做出了以用户为本的积极尝试。对于重庆的各家媒体来说,这次新闻报道是媒体转型时期一次比较成功的联合演练,尤其在利用手机客户端、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方面有所作为,突破了以往单一做报纸、广播电视和网站报道的传统思路,对争取用户特别是年轻用户的关注下了很大工夫。比如,开展了“人气榜总榜”“人气周榜”投票及“最具人气报道”评选,组织开展征文大赛等活动,通过网友点题、网友投票的方式,让受众参与到内容制作中来,使得新闻内容的转发、讨论、分享度较高。记者在写稿时,也重视用户的需求和体验,以轻松有趣的方式,生动活泼的语言讲述故事。此外,这次新闻报道的推广和成果分享也有很好的设计与组织,如采播团队走进西南大学、重庆大学等高校,和新闻专业的学生们分享采访途中的故事与经验,让新闻实践成果直接服务于新闻教育。这些新的做法、新的探索对于推进当地媒体的转型和创新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首先,这一主题宣传活动以全媒体传播的新模式展开,通过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与协作,产生了单一媒体所难以产生的效果,也证明在目前的传播技术和媒介生态条件下推行“全媒体”战略的必要性。

  “全媒体”这个词很容易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对媒体形态的关注,引发了能不能“全”、该不该“全”等一连串的疑问。在实践中,确实也有不少媒体近几年来把战略重心放在媒体终端的开发和递增上,从办网站、办手机报、建户外视屏,到微博、微信、客户端等等新产品,投入巨大,但效果却并不能令人乐观。这种情况引发疑问:媒体形态的多样性是否真正增强了新闻媒体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在推行“全媒体”战略时,是否存在某些误区?

  我认为,“全媒体战略”的精髓其实不在于媒体组织建设成功多少传播渠道和终端,而在于如何借助各种可以利用的渠道和终端实现影响力与效益增长的目标。因为事实上我们已经告别了媒体组织能够控制新闻发布渠道和信息终端的时代。因为社会化媒体的兴盛,人们的信息交流包括新闻传播活动都能够脱离专业的媒体组织而自发运行。比如我们已经习惯了每天一早打开自己的手机,查看微信和朋友圈,这种基于人际关系形成的传播路径已经成为很多人接收外部信息的第一通道,信息传播的去中心化趋势越来越显著。在这种变化中,用户对于信息传受的控制权不断加大,每个人都会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信息网络,他们会不会关注媒体组织发布的内容,并乐意在微博、社交网站上分享这些信息,关键还是看媒体组织提供的内容是否对他们有价值。“逐梦他乡重庆人”的传播也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比如网友投票给某些被报道对象,如果不是被自己的朋友拉票,那一定是这个报道中的人物和故事真正打动了他,唤起了他强烈的共鸣或感动,他才会投票,才会主动推荐给自己的朋友或者点赞。

  近期国内外的相关研究都发现,新闻机构越来越依赖于社交平台。在我国,媒体纷纷开设了微信、微博、客户端,希望以新媒体取代日趋衰落的传统媒体,保持自己的影响力和市场地位。但是我们也看到,这种努力在很多媒体尚未取得真正的成功。为什么迟迟没有奏效?因为社交媒体的传播有与传统媒体不一样的逻辑和规则,在社交网络平台上,新闻传播是一种人人平等发言的交流和对话,媒体人在这种平台上并不比普通人更有话语权,而这一点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无论是传播理念还是话语方式都没有真正的改变,甚至简单地把传统媒体上的内容直接搬到社交媒体上,不善于设置让大家感兴趣的话题,也不擅长互动管理,最终还是没法吸引和留住用户。

  这也说明,推行“全媒体”战略最核心的任务是研究如何真正以用户为本,进行新闻内容生产。从新闻生产流程来看,以用户为本,不仅仅是重视让受众选题和接受他们的反馈,还要将新闻采集、编辑制作、播发的全过程向用户开放,形成一种合作生产和传播的新模式。这方面,还有待更多的突破和创新,如眼下备受关注的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等,之所以值得期待,就是因为借助于新技术,能让用户在传播中更沉浸地介入,获得更好的体验。

  从整体上说,目前我们看到的人物寻访报道还是新闻媒体主导的、以专业记者为主力完成的。人物报道作为新闻宣传的重要手段在我国一直受到重视,也产生过不少优秀的作品。但也要看到,新媒体环境中,人物报道和典型宣传也面临一些困境和挑战,因为信息来源的多样性、全民传播的新格局,让社会公众的分辨能力和认识能力不断提高,他们对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地持怀疑态度,网络传播中的各种杂音也会影响报道效果。所以,“逐梦他乡重庆人”要保持甚至提高影响力,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受众心理,充分考虑现阶段社会环境下人们的心理诉求,对人物的挖掘更加深入细致,对故事的讲述更加细腻和富有内涵,这也是提高新闻专业化水平的要求。

  在新媒体环境下,无论是“公民报道者”,还是政府机构、企业集团和社会组织,都已经通过社会化媒体成为新闻内容生产中的生力军,原本由职业新闻工作者承担的一些专业性的工作迅速转移到了社会化媒体的用户身上。这种变化迫使我们思考:专业化的新闻生产,如何才能区别于社会化的、自发性的内容提供?进而在众声喧哗中保持自己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答案只能是,专业化的新闻生产必须要重新确立自己的产品标准,这一标准必须高于其他机构或个人的内容生产水平。这意味着新闻媒体可能要放弃一些原本作为常态的工作任务,同时要增加原本没有做或者没有做好的工作内容。比如,在人物报道中能否通过更加深入的采访,挖掘出以往没有被发现的更有价值的内容?比如,能否借助大数据分析技术,更准确更及时地了解受众的反馈,对后续报道进行相应的调整或改进?比如能否进一步加强新闻传播过程中的互动管理,在与受众互动中更好地设置话题并加以引导?等等。这些工作大多是过去传统媒体的新闻生产中不曾有过或者重视程度不够,但新媒体环境中,却急待得到重视和解决的。我们期待重庆的媒体能够在“逐梦他乡重庆人”全媒体大型人物故事寻访的后续报道中有更多的突破和创新。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