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过年租友”陷阱:骗财与服务

媒体报道

“过年租友”陷阱:骗财与服务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6-20 14:12

  “本人离异4年,收入稳定,父母年事已高,着急要儿媳妇,要求年龄30岁以上女性,每天350元至500元。”

  春节一天天临近,为了应付家人催婚的租友市场,再次“火”起来,各大社交平台相继出现租女友、租男友的相关信息,租友网站、租友APP也火热起来。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租友平台几乎不审核用户信息,充值为会员后还可对原本保密的他人信息进行查看,一些平台甚至暗藏服务信息。

  “租友回家过年,虽然出发点是为了让家人安心、放心,但其实也骗了家人。”面对租友话题,多位受访者也很无奈,表示租友确实不太靠谱,除了各种陷阱,即便如愿租到男女朋友回家,也只能算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以后肯定会尽量去找一个结婚对象,给家人、给自己一个交代。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上海社会调查中心主任杨雄表示,现在生活成本高,工作节奏也快,适婚人士生活压力大,恋爱、结婚年龄也在推迟,面对家人的催促,也就出现了租友过节这一现象。“这一现象客观存在,但并不正常。”杨雄表示,伴随租友还存在很多乱象和风险,年轻人要解决婚恋问题,还是得扩大交际范围,增加交往机会。

  “本人离异4年,收入稳定,父母年事已高,着急要儿媳妇,要求年龄30岁以上女性,每天350元至500元。”

  春节一天天临近,为了应付家人催婚的租友市场,再次“火”起来,各大社交平台相继出现租女友、租男友的相关信息,租友网站、租友APP也火热起来。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租友平台几乎不审核用户信息,充值为会员后还可对原本保密的他人信息进行查看,一些平台甚至暗藏服务信息。

  “租友回家过年,虽然出发点是为了让家人安心、放心,但其实也骗了家人。”面对租友话题,多位受访者也很无奈,表示租友确实不太靠谱,除了各种陷阱,即便如愿租到男女朋友回家,也只能算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以后肯定会尽量去找一个结婚对象,给家人、给自己一个交代。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上海社会调查中心主任杨雄表示,现在生活成本高,工作节奏也快,适婚人士生活压力大,恋爱、结婚年龄也在推迟,面对家人的催促,也就出现了租友过节这一现象。“这一现象客观存在,但并不正常。”杨雄表示,伴随租友还存在很多乱象和风险,年轻人要解决婚恋问题,还是得扩大交际范围,增加交往机会。

  “我妈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赶紧领一个女朋友回家过年,前几年我妈对我找的对象各种挑剔,但现在她觉得只要是女的就足够。”河北张家口的梁先生说起自己发布租友的原因,颇有些无奈。

  今年31岁的梁先生,因为姐姐、弟弟都已结婚生子,所以他的婚姻问题就成了家里的“焦点”,每次回家过节,都会面临父母和亲戚的盘问。

  前段时间,梁先生也曾鼓足勇气向心仪的女孩表白,但失败后就没心情再找对象,眼看过年,父母又在紧催,没有办法只好寻思在网上雇个女朋友“应应急”。

  “其实这种事情确实不太靠谱,我也知道很容易上当受骗,就希望今年能应付过去,明年还是正经地找一个相亲对象吧。”

  与梁先生相反,刚刚大学毕业的小蒋是河南一所乡村小学的教师,因为任职学校和家在同一城市,每到周末节假日均可回家陪伴父母,这个寒假他在网络上发帖想把自己租出去。“我们学校寒假长,过年把自己租出去几天也没什么关系,还能看看外面的风景。”

  小蒋告诉新京报记者,之前听说每年春节都会有许多人为应付家人逼婚而租女友、男友回家,并且价格还挺高,因此自己也想尝试一下。当记者询问他如何收费,对于把自己租出去后,有没有考虑到会被骗财骗色、吃住如何安排等问题时,小蒋表示没有考虑到这些信息,“800元一天,回家牵手、拥抱都可以,但绝不考虑接吻、同床。”

  相比小蒋,21岁的四川女孩艾文(化名)有过3次出租自己的经验。艾文介绍,她平时会在QQ群内发布“绿色”出租信息,所谓“绿色”,就是不涉及性,过年和男生回家可以见亲戚好友,参加聚会不喝酒、居住同一房间不同床、收到红包等礼物也将交给对方。

  当问及如何收费和支付时,艾文表示,每天收费1500元,同城可面谈,异地需对方购买车票,交易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这样对男女双方都有保障。

  对于日益兴起的租友市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租友行为并没有被法律明令禁止,租友行为目前并不违法。韩骁说,租友实质上是一种劳务雇佣关系,而不是租赁关系。另一位律师也表示,租友这种关系从法律上来讲属于雇佣关系,因租男女朋友这种人身属性比较特殊,容易违反公序良俗。她表示,“男女朋友”交往中可能会发生亲密行为,若在租友期间发生非法行为,这种雇佣关系也容易无效。

  网络租友的起源,最早能查到的是2008年,一名叫“陈潇”的女孩出租自己的闲暇时间,此后,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租友的需求。2011年有一些商家通过电商平台提供租友服务,以便“在过年时期应付家庭长辈的检查”。此后,一些租友网站和App租友平台也随之诞生。

  起初,梁先生就是通过租友网站和婚恋网站寻找出租者,但这些网站都要求注册会员,才能看到租友联系方式等信息。

  短短两个月内,梁先生已购买7个网站的会员,而这些平台会员费用最低的也需100元钱。但注册缴费后,消息就如石沉大海,几乎没什么回应。其间,他主动联系了几位女性,但存在很多不回复、真人与照片不符、虚报身份等情况。

  多次寻找后,一位女子表示可与梁先生一起回家过年。很快,两人约定进行线下见面。为了证实对方不是骗子,对方表示可以当面签订租友协议。“那个女生平时租赁费用为500元一天,过年每天则需要1000元,如果是回家过年住同一间房3天,则需支付5000元。”

  按照女方要求,梁先生在见面前,先向对方支付了200元的定金,而在见面后又向女方支付了500元一天的租赁费用。见面期间应女方要求,两人在电玩城玩花了近500余元,再加上吃饭花费的几百元,梁先生一天内消费了近一千元,这还不包括200元定金和500元租赁费用。事后,梁先生与女生没有再联系上,他感觉到自己被骗。

  元旦之后,在京工作的李响(化名)通过社交聊天APP,认识了一位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姑娘,最后双方以900元一天的价格成交,姑娘来往路费及吃住由李响支付。

  双方视频聊天后,姑娘把个人身份证信息发给了李响,李响也为姑娘购买了往返机票,并支付了100元定金。当天,两人线上还沟通去哪里游玩,面对父母及亲朋好友的问题如何回答。但让李响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姑娘以担心个人安全为由将李响拉黑,电话也无法打通。机票退费和红包、定金无法要回,李响损失上千元。

  而据媒体公开报道,徐州人高某一直在浙江打工,父母隔三岔五地催高某结婚。2014年春节前,为了向父母交差,高某租了“女友”带回家,骗父母说在打工时找的女友。

  这位“女友”是在徐州上学的“90后”大学生谢某,为了赚钱出租自己。在过年期间,高某与租来的“女友”越过了“雷池”。租赁期结束后,谢某拿到了酬金,高某也继续外出打工,两人各奔东西。几个月后,谢某却发现自己怀孕了,无奈之下,只好去做人流手术。但是经过多次电话联系,高某均表示拒绝承担任何费用。无奈之下,谢某到徐州鼓楼区司法局法援中心寻求帮助,最终经调解,双方达成赔偿协议。

  搜索引擎内搜索租友,出现相关结果1600万个,随机进入几家网站后,新京报记者看到许多待租男女的照片,有些待租女性衣着暴露,还有一些使用明星照片的账号也被列为待租。

  记者使用网络图片在注册网站时,网站并未对用户所填写的注册信息和照片真实性进行核实。另外,网站明确写着租友注册时的手机号等私人信息不会对外显示,但记者以女性出租者身份注册后,很快就收到了多位陌生人的电线时,记者收到一条短信“今晚7点全聚德,我想租女友,加微信。”

  记者添加微信后得知对方姓陈,今年34岁,在北京工作多年,月薪一万多,刚刚买了车,但迟迟没有找到女朋友。对方表示,此次匆忙联系是因他父亲和侄女第一次来北京,想租个机灵点的女朋友,陪老人和小侄女一起吃个饭。

  上述陈姓男说,他是在租友网站充值会员后才看到记者联系方式,使用租友网站也是一位同事向他推荐后,他的心血来潮之举。“我爸明天就回老家了,今天是他生日,我想带女朋友让他高兴一下。”当记者以不合适为由拒绝后,对方多次拨打电话和微信语音通话。

  根据陈姓男子的讲述,记者在一家名为“租友网”的平台充值金币之后发现,付费即可随意查看其他租友的QQ、微信等信息,在查看这些信息时租友本人并不知情。

  这些平台在租友的各个环节当中,属于信息供应和登记平台,通过用户开通会员或充值金币盈利,出租者和求租者私下通过微信、电话进行沟通,中间平台不做相关安全防范提醒,也未要求双方租友时签署约定协议。

  “租友网站及APP作为中介服务机构,应该具有相应的资质证明,并且承担用户身份审查、个人信息保护、发现非法行为及时阻止等三项义务。”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说,租友网站和APP实质上是为租友雇佣关系提供了中介服务,在其雇佣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或者公序良俗的情况下,平台属于合法经营。但通过上述内容来看,租友平台存在泄露用户个人信息的情况。

  另一位律师则表示,租友网站若在网信部门备案,并取得相关服务资质的情况下,其平台搭建本身合法。在未征得用户同意的前提下,泄露用户个人信息,则属非法行为。

  这些租友来自全国各地,有的群内已有近千人。大多数QQ租友群的男性比例在60%以上,有的男性比例甚至占70%以上。当记者以女性账号申请进群时,很快通过申请审核,而换用男性账号申请入群时,却迟迟没有被通过。

  在QQ群中,有成员不断发布出租和求租信息,内容包括自身基本条件、时长地点、价码等要求。在这些出租信息当中,女性出租信息居多,均称“绿色租友”。

  记者随机联系5位发布“绿色租友”信息的女性,2人表示回家期间仅可以牵手,每日在1000元左右,不。另3人表示,过年期间回家可同床发生性行为。有一名出租者称,牵手拥抱每日800元,若需同床发生性行为则需每天1500元。一名居住于北京市海淀区永泰园小区的女性表示,自己并不租友,只提供服务:“2500元一夜,1000元4个小时,全套服务。”

  此后,记者以女性身份在群内发布一条出租信息后,很快有男性租客私聊。最初租客表示自己是需要租个女友回家过年,而在聊过几句话后,租客开始询问“住在一起你可以吗?”,记者询问具体是怎么个住法时,对方直截了当地问“可以发生关系吗?”。

  另外,在各租友网站上还有一些男性标出免费对外出租的信息,但实际上这些男性并非无目的地免费陪同女生游玩、回家过年,而是以女生与其发生性行为作为回报。

  在一个租友平台上,记者看到一位昵称为“娇娇”的女生提供北京纯伴游服务。取得联系后,对方表示自己提供服务,400元一次,至于春节租回家要求先做一次再聊。其微信签名显示亚运村、宋家庄、石景山、双桥、方庄都可以来,也可外出。

  记者按照对方要求,于1月23日晚9时许到达其指定的北京市丰台区鑫兆花园北区,见面后对方表示不提供租友服务,只提供服务。

  “感觉长相不行可以换一个人服务。”记者借故下楼,对方电线日晚,记者换了一部电话与“娇娇”再次取得联系,“到房间门口,不要敲门。”到达指定小区房间门口后,一名身穿连衣裙的女子将房门打开。这名女子介绍,该地点只有她一个人,与记者电话沟通的是“客服”人员,负责揽客聊天。

  “租友协议或两人口头就以金钱、财务为媒介提供陪睡服务达成一致,在租友期间发生关系,就涉及嫖娼的违法行为了。”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这样的租友协议也因违反法律规定,而属无效,如果租友两人并不是以金钱财务等为媒介对价,租友协议也并无约定相关服务,双方出于情感自愿发生关系,不应被认定为嫖娼。

  对于租友,包括梁先生在内的多名意图租男女朋友回家的受访者,均表示租友确实不太靠谱,除了各种陷阱,即便如愿租到男女朋友回家,也只能算是应付父母逼婚的一个“善意谎言”,长久之计,还是得找一个相互喜欢的人结婚生子。作为家长,老人们更反对儿女们租友回家应付。

  “租男女朋友可以应付一时,无法应付一世。”年近六旬的李大爷说,多年前就听说一些孩子为了应付家人逼婚,租友回家过年,但作为家长来说,没人能认同这一行为,父母看到孩子一天天长大,希望孩子早日有个家庭乃是人之常情,如果有一天让父母发现受骗,那种伤害无法弥补,“我宁愿儿女们暂时单着,也不要去租友。”

  上海社会调查中心的杨雄主任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流动人口量很大,两亿流动人口中有大量青年人,其中不乏很多优秀出色、交际面却很窄的青年。在高房价时代,生活压力大,结婚年龄在推迟,单身贵族也不断增加。这些青年每年回家都面临着父母的催婚,因此,租友回家过年这一现象也就随之出现。

  “租友市场的出现并不是一个正常现象,但这些地下交易很难杜绝,也难以通过政府明文规定进行规避。”杨雄表示,单身贵族现象越来越多,伴随而来的地下租友市场也越发泛滥,这其中存在很多风险和乱象,有些不法分子利用租友市场进行服务、等违法犯罪行为,这会影响社会稳定,应予以坚决打击和取缔。

  北京心之助咨询服务有限公司首席咨询师卢悦介绍,租友市场的出现和发展也反映出了一些社会问题。究其原因,无外乎父母认为孩子到了一定年纪应当成家立业有一个归属,而年轻人则因工作、心智成熟程度、生存状况、交友能力等各方面原因没有找到合适人选,又想过年让父母开心,避免亲朋询问的尴尬而采用租友歪招欺骗父母。

  卢悦表示,在父母眼中子女永远是孩子,为孩子操劳学业、工作大半辈子,就剩婚姻最后一步,父母催婚的这种现象也可以理解。但择偶标准从过去单纯的外貌、生子等方面到现在更注重精神层面,人们结婚生子年龄与过去相比大属于正常现象。要想解决这一问题,杜绝年轻人租友这种相对荒唐的做法,父母对孩子应多些了解和理解,孩子也应经常与父母沟通,坦露心声,即让父母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和重要性,也要敢于做一个“有限责任公司”。“短期找一个对象结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也不现实,可以向父母说明自己在情感当中遇到的问题。”

  除了与父母加强沟通,杨雄还建议年轻人要增加交往机会,积极参与各种公益活动和社会组织活动,通过多种方式扩大自己的交际圈,解决婚恋问题。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承办单位:中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