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区情简介 > 许霆案律师心怀最高法情结两次想当法官均惜败

区情简介

许霆案律师心怀最高法情结两次想当法官均惜败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3-04 10:28

  2013年12月13日,最高法发布公告,面向社会公开选拔5名高层次审判人才,包括律师、学者、公务员在内的法律工作者均可报名。其中,刑事审判庭副庭长的职位最受关注,副局级的法官,级别之高,为历年来最高法向社会公开选拔的职位之最。更重要的是,刑事审判关乎生命,法律界猜想,草根律师若摘取这一关键职位,或将有助于消解法律职业共同体之间的隔阂。

  “美国的律师可以当法官、参议员,甚至总统。但在中国,你选择了当律师后,可能什么也做不了。”张新强多次想打破这种身份藩篱,差一点就成功了。

  “终于尘埃落定,不再纠结。不再为去吸灰霾而担心,经历过,争取过……感谢关心关注的朋友。”3月20日,张新强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条消息。这位曾为许霆做辩护的律师,在离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的职位仅有一步之遥时,落败了。

  在广东的律师圈里,张新强并非异类。1988年西南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他的人事关系落在广州。起初,广东省高院想接纳他,后以“法院工作不需要这么高的学历”为由退回了档案。这时,广州市司法局向他抛来了橄榄枝。他由此走上律师之路。那时候,律师属于司法局的干部。

  随着律师体制的改革,张新强逐渐从体制内转到体制外,脱离国家编制和财政的供养,自食其力,但律师仍旧归口司法局管理。早期下海的律师大多活得不错,起码经济上是富足的。

  2008年,代理许霆案二审,极大地提升了张新强的知名度。这个曾在广东省高院当保安的青年许霆,因为ATM出错,疯狂取款17.5万元,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引起哗然。

  “介入许霆案,纯属偶然。”张新强说,重审一审判决后,许霆已由无期徒刑改判五年,许霆的父亲委托了他和北京的一名律师共同代理二审,作无罪辩护。张新强向记者透露,代理许霆案前,他曾请示司法局领导,有领导认为律师不该接这个“烫手山芋”,也有领导支持他发出本地律师的声音。

  这其中有很多无奈。张新强虽已离开体制,但他同时保持着和克制。他说:“整个过程纯是为了法律和公民的权利而在付出,却承受了诸多的非议和各式各样的压力。”因许霆的父亲固执己见,不肯退钱,律师的辩护无果,法院终审仍旧维持原判。张新强感到有些惋惜。

  从事律师行业超过25年,职称是一级律师,相当于教授级。赚了钱,也出了名,律师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张新强认为,律师来自民间,熟悉法律,天然地具有参政议政的优势。但由于体制的阻隔,他常常感到“没有出路”。

  张新强说:“作为一名律师,能进入最高法院的殿堂,是法律人的最高理想和追求。我一直有这个情结。作为一名律师,可以参与到社会事件,但要参与到推动司法实践乃至司法解释中,还有一段距离,我认为法官的工作在这方面更有实践意义,更有价值。”最高法院从社会公开选拔法官,让他的“法官梦”变得有实现的可能。

  2006年,他就有一次机会。当时最高法院选拔死刑复核的法官,正处级待遇,广东省司法厅推荐了6名律师,其中就有他。后来佛山的一个律师选拔上去了。

  今年,张新强赶上另一契机:最高法向社会公开选拔5名高层次审判人才。如今,他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果断报名,厚厚的履历和获奖证书,一起寄到了北京。共有195人通过组织推荐或个人报名方式参加公选,其中专家学者76人,律师75人,党政机关人员44人。报名人数不算多,从考录比看,竞争激烈程度还不如普通公务员考试。

  通过书面材料筛选后,有25人进入第一轮面谈,其中三人放弃了。有些候选人家不在北京,安土重迁;也有人担心法官收入太低,无法承受北京的高房价。

  参加第一轮面谈的22人中,有7名律师,张新强是其中之一。庭临时撤走旁听席,改作面谈室。“我把手机放在外面,两手空空上场了。房间很大,我感觉自己渺小。”7个考官三面环坐,张新强的面前有三道面试题:第一题是根据个人经历谈谈基本情况,以及从事这项工作的长处和短处、优势和劣势;第二主要是从审判管理的层面考查对于司法公开问题的认识,面试者要谈对于裁判文书公开、审判流程公开和执行信息公开问题的看法;第三主要是谈如何防范冤假错案。

  “可以开始了。”张新强谈到如何防范冤假错案时,他特别提到案、聂树斌案,他认为很多冤假错案的发生,是因为法官听不进律师的辩护意见。

  回答完三个固定的问题后,面试官开始拉家常式地提问:“看你的材料,你妻子无业,一旦被录取,家庭收入可能降低,你怎样克服?”张新强坦言:“我已经从事了25年的律师工作,收入已经不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2月14日面试完后,张新强站在正义路上,背对最高法的大楼,了一张,自问:“我离正义还远吗?”

  张新强进入了10进5的终极PK。每个职位仅剩两个候选人。刑事审判庭副庭长的两位候选人是他和广州市花都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杜国强。杜国强是一名博士,无论是实践经验,还是理论水平,都很具竞争力。一个是检察官,一个是律师,如果在法庭上相遇,他们是针锋相对的两方,如今要选其中一人当法官。花落谁家,备受关注,甚至可能被当成某种风向标。

  3月18日,最高法公示入选名单,张新强落选了。据悉,为充分了解5名入选者的整体情况,最高法成立了由业务部门、部、纪检组成的考查组,考查组不仅到他们的原单位审查工作经历,还关注了5人的微博和微信,观察他们在网络的言行以及有无负面消息等情况。

  张新强的微博转载了不少“死磕派律师”的言论,他也分外关注广西北海案、贵阳小河案等。“这有问题吗?”张新强想不明白。最高法面试时,就有面试官问他:“你对死磕派律师怎么看?”张新强的回答是:死磕只是律师的个人风格,依法辩护并无不当。

  全国律师协会会长王俊峰说,现实中,律师和法官、检察官仍存在“体制内外”之别的问题,即法官“下海”当律师易,律师“上岸”当法官难,二者双向流动仍有不少的制度障碍。记者获悉,此次最高法选拔的五名高层次人才中,律师占一席,原北京市百伦律师事务所律师贾清林将担任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正处职。

  “于我个人,没损失。”张新强舒了一口气。他办好了通行证,可以随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不必朝九晚五,文山会海,嬉笑怒骂也可皆由心。文、图 /本报记者 练情情

  习新常态李克强执政之道新的“中拉时间”世界最胖猫国产加密手机现役上将狼群袭人宁财神回击白岩松档案管理费将取消女子公园放生剧毒蛇济南垃圾箱装温度表发改委前司长被查吉林粮产地遇旱情俞正声谈发展堰塞湖险情基本解除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承办单位:中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