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经济热点观察】十年前可以提前消费现在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7-04 16:56

  如何理解“中国有望成为世界最主要绿色债券发行主体”?李迅雷、沈建光、邵宇、叶檀、马骏等专家为您解读。

  “十年前,我让大家去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今天,还能这么做吗?”,如何理解“中国汇率问题很大程度上折射出经济结构的扭曲,而非竞争力的丧失”?为何建议“建立一只10万亿元量级的补短板基金(或称公共服务均等化基金),为即将进入城市并安居的1亿农民工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务”?日本央行负利率是要“虹吸”中国消费者吗?如何理解“中国有望成为世界最主要绿色债券发行主体”?李迅雷、沈建光、邵宇、叶檀、马骏等专家为您解读。

  10年以前,我在《新财富》杂志上撰文《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有些人没有看明白,就指责我说,既然买不起,那怎么买呢?有些人看明白了,过了五、六年后,便来感谢我,说当年看了我的这篇文章,便咬咬牙,买了一栋别墅。所谓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就是投资加杠杆。但10年以前,大部分人都还不习惯加杠杆。而在那个时候,人们的收入差距绝对没有现在大,故你加杠杆的时候,别人还不敢加,所以,贫富差距就是这样一年一年拉大了。

  从06年年末至15年年末,M2增加了三倍,但一线城市房价的涨幅远远三倍。可见,买房还是一种可以加杠杆的投资品。不过,从06年年末至今,你会发现,上证综指居然是下跌的,这岂不是“失去的十年”?此外,GDP增速、铁路货运量、粗钢产量、黄金、石油价格均出现了拐点并回落。此外,一大堆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已经跌得面目全非。其实,最令人担心的是流动人口的下降,外出农民工数量的不再增加。这可是中国经济30多年的动力啊。

  过去10年的货币超速扩张说明,持有货币是最大风险。尽快把货币变成实物资产,是比较安全的做法,尤其是房地产。而持有“能创造价值的资本”(股票),也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比现金和存款要安全很多。因为个股的算术平均涨幅要远远超过上证综指。10年后的今天,你同样会发现,持有货币的风险还是很大,不仅是因为M2的扩张速度依然很快,而且货币的贬值风险也在加大。那么,今后该如何投资呢?可以有以下选择:1)把货币置换成非本币的坚挺货币;2)投资海外资产;3)持币等待本土资产价格的暴跌;4)继续玩金融管制下的估值扭曲游戏,相信在政府的力量作用下中国不会发生金融危机。等等。但在全球经济都在放缓的今天,不管选择怎样的投资策略,加杠杆的风险恐怕是在加大。因为国内无论房地产、和债市,泡沫还是很明显。而全球呢?我认为经济疲弱的直接原因是各国都在长期放水(货币)以稳定经济局势,导致效应递减。而根本原因呢?我觉得是人类历史发展至今,因为长期和平,导致了从未遇到过的全球人口老龄化。

  面临汹涌澎湃的人民币看空潮,人民币汇率政策是当前中国决策层面临的最重要最紧急的抉择。一方面,中国决策层承诺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压力,但另一方面,人民币贬值的悲观预期日盛。据报道,海外已有相当部分对冲基金押注人民币下跌,凯尔巴斯的海曼资本管理公司甚至提出人民币3年内下跌40%。国内居民、企业换汇潮持续升温,国内持有人民币信心不断下降。然而,人民币汇率是否高估,是否需要一次性贬值来纠正,以及与其长痛不如短痛的观点,笔者认为还有需要商榷之处:《经济学人》杂志提出的巨无霸指数颇为风靡。其背景是根据购买力平价理论,对比世界各国的麦当劳出售的巨无霸汉堡的价格,便可以看出汇率是高估还是低估。如根据2016年1月公布巨无霸指数,在美国购买一个巨无霸汉堡平均价格为4.93美元,在中国购买一个巨无霸平均价格为2.68美元,约合17.6元人民币,认为人民币被低估。然而,结合笔者经历来看,中国高端消费品与低端消费品与国外相比价格相差较大,讲述的是不同的故事。例如,奢侈品,如包、手表、化妆品国外价格低于国内;中国的楼价也是奇贵无比;高端服务场所消费价格甚至超过国外;如选择上述标的来看,人民币被高估,有贬值压力。然而,从低端消费与服务而言,中国价格往往又大幅低于美国。例如,一顿简单的沙县小吃,10元以内便能吃饱;而一次非商业区域的SPA,价格也往往大幅降低,甚至远低于美国;可以说,中国的低端劳动力成本虽然近年来有所上涨,但仍相对便宜。如选择上述标的,人民币有继续升值压力。因此,从单一商品或服务判断人民币高估还是低估是片面的。但通过上述分析,不难发现另一个重要问题,中国汇率问题很大程度上折射出经济结构的扭曲,而非竞争力的丧失。即高端市场价格过贵,而低端商品与服务仍然便宜,而这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并未有很大的高估成分,让汇率更加接近均衡汇率,可以通过改革缓解结构性扭曲,而未必通过名义贬值达到目的。例如,本轮中国政府推出严厉的反腐,对高端商品与服务价格造成影响,可以看到,泡沫部分有所释放,而这样的工作也间接的对汇率调节起到效果;同时,通过传统关税、消费税调整,加强国内商品质量监管,有助于以扭转高端消费大部分流向海外的局面;此外,低端劳动力成本虽然有所提升,但与美国相比仍然低很多,仍有上涨空间,可以结合收入分配改革,社保体系改革进行帕累托改进。

  中国宏观经济在今年的主题词是“供给侧改革”。先是“三去”,即去库存、去产能和去杠杆,此外还有“一降”即降成本,以及“一补”即补短板。决策者貌似已下定决心,会有一定数量的产能消除,会有一部分企业兼并重组,并伴随着金融机构的坏账暴露。但由于中国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一个紧缺型经济体,其实就只有一次成功的“三去”经验,即1997年金融危机时,有一批国有企业破产、员工下岗和金融机构关闭。那一次“去”得很爽,中国经济也确实再度在2000年左右起来了。但这里可能有一个误判,因为中国的经济之所以再次起来是由于两个因素:一是房地产成为拉动经济内需的关键引擎;二是加入WTO成为拉动外需的重要引擎。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后面还有没有这样关键的引擎能够发动起来。一个更有力的证明是在2001~2002年中国经济再次起来时,油、电、煤、铁路、公路运输反而变得很紧张。2015年中国公布的GDP增长是6.9%,这里面金融业的贡献超过1个百分点,而今年无论是证券、银行还是保险可能都无法期望同样的收成了,如果再叠加一个“三去”的话,可能就会击穿一直被强调的6.5%的增长底线。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关注的是后面的“一降一补”,即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究竟如何配合形成合力并拉住经济。笔者强烈建议建立一只10万亿元量级的补短板基金(或者叫公共服务均等化基金),为即将进入城市并安居的1亿农民工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务,主要投向教育、医疗、就业、文化等公共服务领域,兼顾公共住房、旧城改造、智慧城市等。以此来有效改进我们的供给、服务业和深度城市化能力。让农民工进城落户就是当下中国最大的分享,通过对于教育、公共服务的投资,会带来新的生产力和新的需求。这就必须以极大的决断力来最后一次扩张中央政府、政策性金融机构和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和整个国家的对外资产负债表,通过向全球发行人民币标价的中长期国债来实现,这会同步完成六大宏观部门内部的杠杆转移和再平衡,并且向世界提供稳定的无风险储备资产池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当下必须集中全部火力,这既是需求侧也是供给侧,直指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人的城市化,它全面满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如同火箭筒,它能够轰开需求供给、结构、预期信心和估值的坚冰,为冲出中等收入陷阱带来充沛的动力。

  对冲基金的最大对头是各国央行。继瑞士央行2015年放弃欧元对瑞郎汇率下限的惊魂事件之后,2016年又轮到日本央行。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地位刚刚显现,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1月21日才表示“没有考虑实现负利率”,然而一周之后的1月29日,日本央行却宣布开启负利率。日元对美元应声急贬2%。北京时间1月31日下午3点,美元对日元为121.0600,日元不仅回吐了全部涨幅,还回到了12月中旬的位置。为了避险,对冲基金把日元多头布置到4年来的高位。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数据,本周日元净多头期权与期货合约数量较上周猛涨33%,由37653张合约飙升至50026张,创2012年2月以来新高。日本央行的做法让人联想到另一种避险货币瑞郎。2015年1月15日,瑞士央行宣布放弃维持欧元对瑞郎1.20的汇率下限,一举打爆瑞郎空头,2015年1月16日欧元对瑞郎出现史无前例大阴线,而后再次进入震荡走势。瑞士、日本央行直接下场,打爆多头或者空头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做到两条:一是通过不断降息将汇率维持在低位,提升通胀、拉动出口;二是稳定资本证券市场,防止价格失速下滑,出现资产负债表再次大幅衰退。日本仍然把出口与旅游消费视为提升经济的引擎。为了使访日外国旅客进一步增多,日本观光厅在2016年度预算中计入了200亿日元的相关经费,这一金额是2015年度原始预算时的近两倍。这部分预算将重点用于车站及机场配备WiFi等方面。人民币对日元大幅上升是从2012年开始的,此后不久中国到日本去旅游的人数增加,到2014年、2015年时大幅上升。而到了2015年6月,人民币对日元大幅下行,如果趋势延续,中国人将转而到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旅游、消费,对日本经济将是沉重打击。因此,无论日本民众如何不喜欢中国游客,但日本政府心里非常清楚,中国游客大规模地到来是前所未有的好事,是对冲低迷的通胀和养老金缺口的最好办法。29日当天,日元对美元与人民币大跌,日本央行通过负利率给自己寻找空间,把其他国家的消费集中到本国。不仅如此,今年全球货币证券市场创出有史以来的最差开年纪录。日本与我国的上海市场的关联度极高,除了1月末的28日、29日外,但凡沪深大跌,日经指数基本也都大跌,大跌的后果就是资产价格大幅下挫,使得隐性借贷成本大幅上升,资本支出进一步下降。日本央行经历了20多年资产负债表衰退,他们不能承受又一次衰退。高盛指出,负利率不会拉动日本国内资本支出,日本国内债券收益率已经非常低。1月29日日本央行没有降息前,下午2点日本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173,连续下跌后最低为1.058。很明确,现在并不是长期无风险收益率过低,而是与风险加剧的邻国相比价格过高,央行直接出手就是为了抑制日元汇率的涨幅。

  “十三五”时期,绿色金融将成为金融业发展的新亮点,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步伐正在加快,相关制度正在逐步建立和完善,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绿色贴息等创新金融手段的发展将进一步解决绿色项目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并通过促进投资结构的转变,引导资金流向更为环保、低碳的领域。发展绿色债券有至少三个方面的益处:一是为绿色企业开辟了新的融资渠道。过去绿色融资渠道主要是绿色信贷,资本市场并未得到充分运用。“十三五”时期,绿色融资渠道将会在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得到充分拓展,其中利用债券市场为绿色项目融资的重要方式就是要建立绿色债券市场。二是解决银行和企业期限错配的问题。银行有兴趣投放更多的中长期绿色信贷,但是由于期限错配的问题使银行的投放能力受限。如果建立了绿色债券市场,就能够缓解这方面的问题:银行可以直接发行5年、7年、甚至10年的绿色金融债来支持中长期的绿色信贷投放。企业也可以直接发中长期的绿色企业债来支持中长期的绿色项目。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解决期限错配问题会明显提升绿色行业中长期项目融资的可获得性。三是可以通过各种安排来降低绿色债券的融资成本。降低成本的办法有很多,比如发债时点掌握得比较好,融资成本就可能低于银行利率。同时,也可以做政策层面的安排,比如说《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中提到的贴息和担保等手段,就可以降低绿色债券的融资成本。此外,要培育绿色债券的投资者。在欧洲的资本市场上有许多“绿色金主”,这类绿色投资者有很强的投资偏好,会拿出一部分的资金用于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基金等绿色资产。这样的投资者多了以后,绿色债券的市场需求就会提高,融资成本则会降低。在中国,未来也要培育绿色债券的投资者,而银行不仅是潜在的绿色债券发行者,也要成为一个主要的投资方。在项目的选择方面,绿色债券比较适合大中型、中长期、有稳定现金流的项目,比如说地铁、轻轨、污水处理、固废处理、新能源等等。这些项目的特点一是需要的资金量比较大,二是虽然回报率不是特别高,但拥有稳定的现金流。初步研究发现,在未来地方绿色投资中,这些项目可能会占到全部投资的30%以上,因此在我国发展绿色债券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地方网_看家乡事_品故乡情版权所有